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装备展示 / 正文

儿时玩具,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

作者: 热血江湖 发布: 2018-9-5 分类: 装备展示 阅读: 次 查看评论

在热血江湖sf游戏中,大地重新又散发出了迷人的魅力。经过暴风雨锤炼的天空格外地明净。世界被洗刷的焕然一新。走在这样的道路上,步伐是轻快的,眼眸是澄澈的。所有的一切都是美好的。

说到玩具,自然就想到玩具店和玩具柜台,然后就是家家孩子成堆的玩具山了。这些玩具自然都是花钱买来的,有些还价值不菲。
我儿时或者说少年时的玩具,却都是一分钱的价值都没有。那个年代嘛,孩子们都一样。花钱买玩具?听起来好像是天方夜谭。
但我们女孩子并不为没有洋娃娃而难过,男孩子们也不为没有仿真枪和变形金刚而遗憾。到什么山唱什么歌,那个时候我们也都有自己的玩具和游戏,而且还玩起来津津有味,奇妙无穷。
我记事以来最早的玩具是毽子。那个时候许多人的家里还都有铜板,也就是历史上各朝代发行的通用货币,后来文人们戏称它为“孔方兄”,我们磁县人叫它“制钱”,大约是取其统一制造的意思吧。有时去母亲的针线笸箩里翻腾一会儿,说不定就会找出一两个“制钱”。
这制钱就是我们制造毽子的基本材料。拿两张作业本子上的纸,折叠起来用剪子把大部分剪成碎条,然后把它穿过两个制钱的孔,下面没剪穿的部分撕开托住,一只最简单的纸毽子就做好了。
我们人手一毽就踢了起来,什么左拐右拐和撩子等,都是我们踢毽子花样的土语。女孩子们三五成群的踢着,互相比赛谁踢的个数多时间长。有时踢着踢着毽子就散了,不要紧,再重新剪一个就是。
后来就不怎么兴踢毽子,我也就一直没有再踢过。几年前老同学芬送我一只毽子,是鸡毛做的,当然和过去的毽子不可同日而语。它被我我扔在角落里好长时间,却始终也没有动脚——唉,这个年龄,连好奇心也一点也没有了,毋宁是一种悲哀。
我只是很怀念当年的“制钱”,现在我连制钱的影子也没有一个。不过是几十年的光阴,它们都湮没到哪里去了?
好后悔啊,那时我为何不认真的保留下来几个呢?说不定还是康熙通宝和乾隆通宝呢,几枚古币放在古色古香的首饰盒子里,不时的拿出来欣赏一番,聊发思古之幽情,该有多好!
然后就是一种输赢桃核杏核的游戏。规则是大家把自己等量的桃核或者杏核都集中放到一块砖上面,然后在三五米开外画一条线,通过石头剪子布(我们叫猜登猜,后来直接就叫猜猜)决出先后秩序,就在线外拿块石子对准砖头上掷,掷中的核子们落到地上,这就是战利品。
先前砖头上的核很多,自然很容易掷中目标,到后来上面只剩下一两个,大家就纷纷失利,要轮流好几个圈子才能砸下来。只有砖头上光了,才能开始下一轮的游戏。
自然是先掷者和技术高者赢的多,所以这个游戏要有技术还要有运气。三五次下来,有的孩子就把“核”(呵呵,想起了核武器)“本钱”输光了,只好无奈的在旁边当观众给人加油助威。女孩子玩这个自然是劣势一点,但口袋里有大把的核子啊,也能抵挡一阵子。记得那时是杏核为上品,桃核又大又粗糙等而下之,输了不怎么心疼。
还有个纯女孩子的玩法是抓羊拐。“羊拐”这种东西现在有很多人不知道是什么,其实就是羊腿中间的一块关节骨头。它一面凹一面凸,另两面虽然不太一样,但都精精巧巧的像人的耳朵。所以我们分别叫它们为“真耳”“假耳”和“坑”与“肚”。
一般是五个羊拐为一副,撒在地上然后用手去抓,就好像是玩抓石子。但既然是分真假耳朵和坑肚,那抓法就很复杂。说实在的我已经说不清楚具体的抓羊拐的规则了,只记得这种玩法当时很流行,更深刻的印象,却是一副羊拐的来之不易。
六十年代初在王风矿,人们连饭还吃不饱呢,吃肉简直是奢侈品,偶尔吃一顿肉也是猪肉,羊肉就从来没有吃过。没有羊肉哪来羊拐?所以我们用的实际上都是“猪拐”。猪羊的骨头结构实际上差不多,但大小可就差的多了。这么说吧,如果羊拐是玲珑的孙猴子,猪拐就是笨拙的猪八戒。(真是猪啊)
许多年后看到王蒙的一篇随笔,说是他从北京要到新疆公干一段时间,她的女儿非常殷切的要父亲给她带一副羊拐回来。因为他她们同学大都有羊拐,她自己没有。后来王蒙给女儿带回了羊拐,以为她一定很高兴。不料女儿却一脸淡漠,说她们现在已经不玩羊拐了。
一副羊拐一只手就能抓住,而一副大胖猪拐两只手也捧不过来。我一直没有拥有过一副羊拐,甚至见到的也不多。若此刻我眼前有此物的话,我想我应该还是非常喜欢——醉翁之意嘛,只是为了儿时那一份念想。
玩沙包是我年龄稍大时的游戏。因为那时我已经会自己缝沙包了。从母亲的笸箩里翻出一些碎布,叠在一起剪出六块正方形,然后用针线辍连起来,里面装上碎末般的小石子,嗨,一个沙包诞生了。
说起来这缝沙包还是我做针黹的启蒙,不然我不会想到去拿针线的。我母亲是豪爽一派的性格,在女红这方面她不喜欢,自然也没想到要去培养女儿。我一开始做的沙包歪歪扭扭,玩不了几次就四处绽线露馅。后来“技艺”逐步提高,沙包也开始美观实用。
沙包偶尔也用来当毽子踢,但更多的时候是用来作为“子弹”来打击对方。五年级的大课间二十分钟,我们在教室门前的空地上画一个长方形的大框子,里面的人是“俘虏”,不能拿沙包,算是被缴械“手无寸铁”。外边的人是“射手”,可以用沙包砸场子里的人。当然,俘虏和射手也是猜猜决定的。
射手们手举沙包沙瞄准,往场子里的人身上砸去。场子里的人除了来回奔跑躲避沙包的袭击,负责把落在地上的沙包扔给场外,还可以瞅准机会接住扔过来的沙包。如果接过来谁扔的沙包,两人的身份就要立即转换,丢了沙包的人要进场子当俘虏,对方就可以跑出去扔沙包“报复”了。
就这样大家在场子里跑进跑出,射手们得胜了兴高采烈,俘虏们也丝毫不沮丧:在里面东奔西突的很开心,即使挨砸了也不疼,而且时刻有机会翻云覆雨。每次同学们玩沙包都是笑声连天,高兴极了。
我印象最深的还是同学芬,她性格活波爱说爱动,不管玩什么她都很投入。尤其是玩沙包,在场子里她那个开怀大笑啊,令我永远难忘!芬动人的笑脸我从那时就一直记在心里。在王风矿我们就是近邻,后来我们下乡到一个村,回城后也一直居住的很近,一辈子没有分开过,真是缘分!
儿时或者少年时玩具和玩的形式丰富多彩,还有很多如拍三角、跳房子、打陀螺、跳皮筋等等,就不在这里一一叙述了。
我只想说一句,那时候虽然物质贫困,但精神却绝对丰富。孩子们自创的简单的游戏,大家都热情参与身心愉悦。远胜于现代的孩子在角落里一味的玩手机、玩爱派,独家寡人一般。当然,陪伴的还有脸上一副小小的眼镜。

后记:在热血江湖sf游戏中,孟子云: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,必先苦其心志,劳其筋骨,饿其体服。历经是人世间最有效的成长良药。暴风雨再大,海燕始终抬起着高傲的头颅飞翔着。它没有屈服更没有放弃,而是迎着苦难之上,搏击出生命精彩的轨迹。只有流过血的手指才能弹出世间的绝唱,只有经历过地狱般的磨练,才能练就出创造天堂的力量。

« 上一篇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 热血江湖sf一条龙  

这里添加640*60的广告代码

评论列表:

说两句吧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网站分类
控制面板
网站收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