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 / 装备展示 / 正文

时光见证人心,事件考验能力

作者: 热血江湖 发布: 2018-3-23 分类: 装备展示 阅读: 次 查看评论

在热血江湖游戏中,时光见证人心,事件考验能力,结果反映心智,性格决定成败,对一个人的看法,不仅取决于外表,更看重其言行,热血江湖sf对一个人赏识,不仅取决于其善良,更看重其独当一面的风范。

热闹的婚礼正在进行中,我拘谨地环视着宴会大厅,见客人们一个个欢天喜地,孩子们的眼睛则都盯着餐桌上的菜肴,随着主持人宣布宴会开始,所有宾客都停止了喧哗,一双双筷子在不同人手里于各餐桌周围齐刷刷伸向菜盘。

和老公双双向长辈们敬酒等礼节进行完毕之后,感到被大厅里嘈杂的声音弄得有些心烦意乱,便起身和司仪打过招呼之后,拽了身旁妹妹小兰衣襟一下,妹妹会意立即起身和我悄声溜出了宴会厅。

轿车就停在宴会厅门口,小兰开车送我回去时问:“怎么了姐?身体不舒服吗?”

“没有、只是嫌宴会厅里太嘈杂,感觉有点心烦意乱,唯恐喧嚣氛围会把我弄得情绪不佳,那样就会影响今天好日子的欢乐气氛,不过此刻离开宴会厅却又有些担心,唯恐你姐夫那些哥们往死里灌他酒,你送回我之后就立即返回来,一定要照顾着好你姐夫千万别让他喝多了……”

小兰不屑地调侃说:“姐,你对姐夫也太“溺爱”了吧?虽然姐夫那种付出一般男人做不到,可你也没必要太过于呵护他啊,当心姐夫被宠坏以后你可就有罪受了……”

“去去去,小丫头片子、你知道什么啊?等你自己有男朋友之后就知道心疼了……”明白小兰是在嫉妒我,于是也开玩笑和她周旋。

小兰把我送到小区楼下,嘱咐了她几句之后转身上楼,走进客厅后趴在阳台处向外观看,见小兰的车此刻已消失于车流里找不到了。

不愿意一个人回客厅呆坐趴在北窗处看街景,见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影穿梭如流,各种车辆川流不息……好一派繁华景象。

一边趴在窗口看街景,一边回味宴会厅举行婚礼的画面,但是,无论宴会厅里多么喧哗、人影多么密集,一个人的影子却一直在眼前不停地晃动着,那就是刚和我举行完婚礼的老公——建军。

看着街上如潮的人群,脑海里却回味起和建军在一起时的画面,有初识时的、有后来相处时的,有的于树荫下、有的在沙滩上、小河边、长亭里……

和建军林林总总画面如走马灯般在思绪里旋转,想着建军的坦诚、想着建军的风趣、正回味以往那些曾经时,脑海里陡然闪出汉乐府民歌《上邪》里的话:

我欲与君相知

长命无绝衰

山无陵

江水为竭

冬雷震震

夏雨雪

天地合

乃敢与君绝

思绪里想着汉乐府民歌,心里默默自言自语道:“建军,这些歌词十分真实地道出了我心声,此时此刻我心里就是这种想法,建军,今生有你、夫复何求啊!建军,假设将来无论何因让我离开你,除非天地混沌、红日西出,否则我紫菡定和你不离不弃、不求与你同年同月同日生、但求和你同一屋檐共携手、相濡以沫到白头……”

眼望窗外喃喃自语的同时,泪水模糊的双眼里走出几年来和建军相处的画面,与他初识交往时的场景在脑海里逐渐清晰起来。

那是读大三那年即将放暑假时,市里几所大学联合举办文艺晚会,我和建军分别代表各自院校参加节目演练。

在文艺晚会即将举行时,孙校长匆匆找到我说:“紫菡、文艺演出今晚七点就正式举行了,可咱院校和某大学联合出演黄梅戏的女同学突患急性阑尾炎住院了,我重新安排了一位女同学和那位男同学配戏,可是中午她回来和我汇报,说无论怎么努力也无法达到和男同学配戏的理想效果,所以我想到了你……”

“校长,我行吗?我可是唱女中音的啊……”我不好直接拒绝只好用委婉的语气推脱。

“行不行要通过演练才知道,救场如救火,某校那位男同学和校领导都已来咱院校了,恳切希望咱院校不要因没有合适的演员而让这个节目取消,你啥也别说了,赶快跟我去文艺部和那位同学配戏进行磨合,否则这个节目无人出场就真的会被取消,问题是节目预告的海报几天前就已贴出去了,电视台也做了报道啊……”孙校长好像在给我下达命令,用不容拒绝的眼神看着我说。

孙校长虽是副校长,但平时态度极其严肃,所以我只好跟着他去了院校文艺部。

这个黄梅戏节目叫《夫妻双双把家还》,男主角就是建军,我们是来自同一城市,只因在该市不是于同一所大学读书,所以虽知我们是老乡却并不熟悉。

当我们互报姓名之后,惊呼了对方名字的同时,也不约而同地看着对方说:“原来你就是建军(紫菡)啊……”

“原来你们是一起的?这就好办多了啊,赶快排练吧……”一旁刚为我们介绍完的孙校长,一见我们是老乡便立即催促起来。

孙校长走了之后,建军粗略说了一下排练概况,我听完心里感到踏实了许多,因这个传统节目对于我来说不算很难,所以当他把剧情要领介绍完、我们在一起演练了几遍之后,建军便掩饰不住内心高兴喜形于色地和我说:“紫菡,我们搭配得简直可以说天衣无缝啊,同时也感到惋惜,你们院校当初咋没推荐你和我组合啊?否则我们不是会熟练许多吗?不过这种状态也已经很不错了,我们仅几次排练就已经胜过原来所排练的效果了……”

和建军这次文艺演出非常成功,校领导给予我们极大肯定,文艺演出虽然结束了,然而我和建军的交往却由此也开始了。

文艺演出会不久就是暑假,一个假期我们在一起谈音乐、谈学业、谈人生……

也是由于年龄的关系,双方家长对我们来往都大力支持,还有仅小我一岁的胞妹——小兰,就如她是我和建军的牵线红娘一样,动不动就打电话把建军找来,和我们调侃一阵子后便借故离去,为我们营造谈情说爱的时间与空间。

快乐时光何时都是短暂的,不知不觉我们大学毕业了,不久相继都有了自己的工作,我在某行政部门任文秘,建军在一外贸部门上班。

边工作边谈恋爱的日子是何等甜蜜与神秘啊?那段时间我常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,感觉那时候看天是蓝的、观花是红的、马儿在奔跑、小鸟在歌唱……

然而,就在我们沉浸在幸福中陶醉时,我正值青春年华的人生,却意想不到、也令人恐惧与惋惜地出现了阴霾。

和建军在一起快快乐乐的日子过去一年之后,便常常感到浑身疲倦、有时候恶心、呕吐,月经变得不规则,眼睑也偶尔浮肿……

建军很快注意到我身体变化,开始时我还极力掩饰,以工作忙、心情不好为借口搪塞他,可是病情发展令我谎言不攻自破,在建军追问下我不得不把实情告诉了他。

建军一听就急了,十分关切的样子责备道:“有病要及时去医院诊断、治疗,这样拖着是会延误病情的……”

建军立即“挟持”我去了医院,经过血检、尿检等一系列检查、医生诊断我患了尿毒症,而且已到了很严重的程度。

看完医生诊断书万念俱灰,无法接受这一残酷的事实,同时心里感到十分恐惧、情绪也变得极度低落,精神一下子就崩溃下来。

经过一阶段治疗后医生和我说:“你的病情很重,根治尿毒症唯一办法就是换肾……”

换肾话说得容易,可是肾源在哪啊?配型是那么容易的吗?但建军坚决要对我采取换肾的治疗方案。

这期间建军请长假不分昼夜陪伴我,感动得我爸妈经常掉眼泪,一次妹妹调侃他说:“我说未来的姐夫,请你给我一次单独照顾姐姐的机会好不好?姐姐护理工作咋被你一人承包下来了啊?你们不是还没结婚吗?干嘛老腻在一起啊……”

某天上午妹妹和建军兴冲冲来到病房,掩饰不住的喜悦同时在二人脸上显露,建军抢到病床前抓着我左手说:“紫菡,你的病有救了!肾源配型成功了啊……”

我用疑问的眼神看向妹妹,想在小兰嘴里得到确切答案。

小兰牵强地笑着点头应付道:“姐姐,是真的,我们刚在医生办公室听得到的消息,为了让你高兴急忙跑来报信……”

果然医生也来了病房,一脸喜悦地和我说:“刚刚接到通知,你肾源配型成功了,只是肾源供给者目前不在国内,不过我们已与本人取得了联系,这位张先生说在一个星期之内肯定赶回来,让我们先做好术前的准备工作……”

手术的前一天,建军陪伴我到晚十点时突然说:“紫菡、让妹妹小兰照看着你点,我出去办点事情一会儿就回来的……”

建军说着在我额头轻轻吻了一下,转身和正在看小说的小兰说:“好好照看着你姐姐,我把她可是交给你了啊……”

“走吧、放心吧,我会照顾好她的,因为那是我姐姐,还用得着你这么千叮咛万嘱咐的吗……”小兰小嘴从来不饶人,回敬了建军一大堆硬邦邦的话。

我看了看建军,又看了看小兰,总感觉他们俩表情有些不对劲儿,但又弄不明白为什么,于是就说:“你们俩干嘛啊?我不是还没怎么着嘛?咋听起来好像生死离别似的啊……”

“去去去,话在你嘴里一出来咋就变得难听了啊。”小兰嗔怒的样子责备着我。

建军又安慰了我几句,如同做某种重大决策似的,站在病床前一直凝视着我,片刻之后头一转毅然决然地走出了病房。

建军走后我问小兰:“你发现没有?我感觉建军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,刚才他眼神都不敢和我直视,他到底去办什么事你知道吗?”

小兰却不屑地说:“姐姐,你在忽悠我是吧?未婚夫办什么事连你都不知道,难道他会告诉我吗……”

一想可也是,建军怎么会告诉小兰呢?再说了,谁还没有点隐私啊?算了,建军不是说一会就回来嘛,于是便和小兰聊一些无关紧要的话题,以免自己静下来思考建军……

已经到了睡觉的时间,可是还不见建军回来,小兰安慰我道:“姐姐,别等了,你今晚一定要休息好,明天有利于配合医生做手术……”

早晨醒来依然不见建军回来,不解的样子问小兰:“建军昨晚一直未归?”

小兰抬头看着墙壁上石英钟说:“是的,他确实一夜未归,现在离手术还有一个多小时,姐姐,我本想等手术之后再告诉你,虽然我们是亲姐妹,看来还是建军比我更了解你,或许他有先见之明,早就想到你会追问他干什么去了,唯恐你胡乱猜想影响情绪,那样就会左右手术效果,所以他走之前和我说明离开的原因,同时也写好一封信留给你,但他十分严肃地告诉我,如果你追问紧的话信就给你看,否则就不要让你看了,至于他为什么走,你看完信之后一切就都清楚了。”

疑惑不解地听小兰说完这些话,迫不及待地接过她递来的信,展开信纸就见到建军刚劲有力的笔迹:

紫菡、对不起,我必须今晚离开你,因我白天接到领导电话,单位在某国有一笔业务,那里的有关部门通知这笔业务出了问题,必须在四十八小时内处理明白,而业务是我一手办理的,我不去问题就无法得到解决,不解决就会给单位造成无法弥补的损失,甚至会导致单位倒闭,所以我必须立即飞去某国处理问题……知道你一定会生我的气,也知道我不应在这种重要时刻离开你,虽然我在你身边不能做什么,起码在精神上会给你一些支撑,但是,紫菡我确实没办法,我必须去处理那里的事情,我不在身边你手术照样可以做,可是我如不去处理问题的话,那么我的人生就有可能会因此而改变……紫菡、原谅我在这种时刻离开你,但是,无论你生气也好、责怪也罢,你一定要好好配合医生手术,这么快就找到肾源是你的幸运,要好好珍惜这一机会,只有那样才不枉我们相识一回,待我处理完那里的事情定在第一时间赶回来看你,到时候任凭你处罚……

听话,一定要好好配合医生。

——建军。

看完信不知说什么,心里感到一阵堵得慌,在利益与我生命面前他不还是选择了利益吗?平时那些甜言蜜语岂不是不攻自破了吗?还弄这些遮羞布欲盖弥彰干吗啊?立即气得我大骂起来。

我正在骂着爸妈和弟弟来到病房,他们知道我今天做肾脏移植,一见我怒发冲冠地在大骂,而且小兰劝说也不听,父亲在问明情况后对我进行了一番训斥,母亲则在一旁极力劝解,大家都如此被他们弄得无奈,生气归生气、骂人归骂人,手术毕竟还得做,所以只好暗自调整情绪等待着肾移植手术。

移植手术非常成功,术后在医院治疗的十几天里,虽嘴里不说心里却常想起建军,想起他时心情便忧郁起来,小兰每逢看到我情绪变化时,就猜想到我是因建军离开的事情引起不快,于是便想方设法和我开玩笑,聊一些我们小时候有趣的事情,其目的是转移我胡思乱想的注意力。

术后在医院回家的第二天,小兰吃完早饭出去后一直未回,于是我问母亲:“妈,小兰干嘛去了?咋一上午不在家啊?”

母亲诡异的表情看了看我,然后喜形于色地说:“她给你办好事去了,说给你带一个惊喜回来……”

“什么惊喜?你们干嘛啊?咋一个个还都神秘兮兮的啊?”不解的样子看着母亲问。

母亲却不正面回答,而是笑着说:“小兰走时一再告诫,不让我提前和你说,否则还叫什么惊喜啊?”

“莫名其妙,你们娘俩搞什么鬼啊?什么事情如此神秘啊?咋还合起伙来蒙骗我啊?难道我不是你亲生的吗?”虽然心里纳闷,但了解母亲的性格,明白我就是再追问也是枉然,只好自言自语地嘟囔着看电视连续剧了。

近中午时随着一声门响,出现在我眼前的除了小兰之外,居然还有我朝思暮想的建军,而且门外还站着建军的母亲。

“出去、出去,这个时候你来干嘛啊?需要你的时候去哪了?你以为我下不来手术台是吧?我一死你不就省心了吗?你外国那些业务处理完了吗?业务那么重要就在国外和业务过吧,还回这里来找我干嘛啊……”

憋在心里的闷气、藏在心底的疑问、离去后的思念、见面时的惊喜……诸多因素顷刻间交织在一起,也不管小兰在他身边,更不管自己母亲在和建军母亲在旁边说话,把所有怨气一股脑发疯般向建军发泄。

“干嘛啊?有你这样脾气的人吗?你咋也不问青红皂白就破马张飞地往外撵人家啊……”母亲一边拽建军母亲进屋,一边嗔怒的样子责怪着我。

建军则不说话,不,他根本不理我,自己笑盈盈地到沙发那里坐下,眼睛神情专注地看着我,竟然还呈现出一脸幸福的样子,但眼泪已经在他眼角缓缓流出。

我依然余气未消,不悦的眼神盯着他还想说什么时,站在一旁的小兰说话了:“姐姐,你才是天底下最幸福的女人,因为你遇见了一个好男人,你不必胡乱发火了,我知道你心里一直有诸多疑问,我们不告诉你事情真相,目的就是唯恐你知道真相会破坏肾脏移植手术,以及术后的病情恢复,这是我和建军及医生、还有所有亲人的想法与决定,整个过程由始至终我都是参与者,现在就把我所知道的过程一步步向你述说。

在你透析等治疗无效、医院向我们做出换肾建议之后,建军就要求医生给他抽血样为你做配型测试,只是做这些时他都背着我们,待测试结果出来确定他和你配型成功时,他依然没忘了对你进行隐瞒,借故把我唤出病房,在医院走廊里和我学说了配型测试的全部经过,并且一再嘱咐要绝对瞒着你,唯恐你知道真相后不让他为你供肾源,也怕影响你情绪而左右手术效果……接着告诉了妈妈、然后父亲、小弟……大家在心里感激建军,我们能如何对他表示感谢?唯一可表达我们心意的就是流着滚烫的眼泪……

由于摘取肾脏不是小事情,故此建军不能瞒着他爸妈,当他和爸妈说起要为你捐献肾脏时,一向支持你们婚事的建军爸妈,态度十分坚决地反对建军这一做法,并和建军吵闹起来,不知建军采取了什么办法最终说服了爸妈,至于他是怎么做通爸妈工作,怎么摘除肾脏给你,以及他爸妈怎么在医院照顾他……还是让建军自己说吧。”

坐在沙发上的建军,此刻依然闪现着一脸幸福的样子,他好像在听故事,好像小兰说得这些事情与他无关。

见小兰说完扭头看着他,建军见我也看他就笑着说:“紫菡,你是不知道啊?你已经完全融入到我生命之中,当我见透析已对你不起作用时,那真是心如刀绞一般啊,因果真那样就意味着不久我们将要阴阳两隔,我生命里怎么可以没有你啊?没有你的生命还有什么意义啊?所以医生建议做肾脏移植时我在第一时间就想到了自己,在你那些亲友配型都失败之后,我于当天下午就做了配型测试……你可是不知道啊,当我得知与你配型成功时,那种喜悦之情真是难以言表啊,立即就把这一喜讯告诉了小兰……

摘除肾脏这么大的事情我不能瞒着家里,可是我没想到爸妈却极力反对。看着气得发疯般的爸妈,也知道他们是心疼我这个唯一的儿子,担心我一旦……后来他们见我态度坚决,知道劝说也是白费,只好双双搂着我嚎啕大哭起来。

一边是不做肾移植就即将离去的你,一边是百般阻拦痛哭不止的爸妈,那一刻真可谓一面是黄河、一面是渭水,我处于中间做选择着实为难啊。

最终情感的天平还是偏向了你,因我生命里不能没有你,爸妈痛哭会随着时间推移会慢慢淡化,而你一旦离去就无可挽回……

于是坚定了自己的态度,和爸妈认真、也开诚布公地进行谈话,告诉他们我意已决,任何人也阻挡不了我为你供肾源的决定,同时也向他们解释,科学已经证明,摘除一个肾对于健康人没有太大影响,让他们不必太过于惊恐,如果还坚持阻止我为你供肾脏,那么我就义无反顾地和他们断绝父子关系,如果再相逼后果也会不堪设想!爸妈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脾气,只要决定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的,爸妈万般无奈也只好妥协、答应我为你去做肾脏摘除。

安抚好爸妈之后,便和小兰找医生敲定为你移植肾脏方案,这样做是为了尽力缩短肾脏离开人体时间,最后定下来咱俩手术同时进行,只是我们不在一个手术室,是两伙医护人员在同一时间实施两个手术。

那天早晨上班后,两伙医生准时进入工作状态,我通过医生了解到你已经做好接受肾脏移植准备,便让医生转告小兰我这里也一切正常,托医生及小兰多照顾术之后的你,因我清楚自己进手术室后一段时间内就身不由己了……

我被推进手术室之后,医生询问了几句后就对我进行麻醉,以后的事情我就不知道了,待我醒来时已是术后躺在病房的床上了,身边坐着观察病情的医生,及哭得双眼红肿的爸妈……醒来一句话就是向医生打听你的情况,得知你肾脏移植手术非常成功时,顿时就高兴得我默默流出了眼泪,爸妈一见立即失声痛哭起来……

接下来的事情小兰都清楚了,因她在照顾你的同时也常抽时间去我病房,把你身体恢复情况都及时反映给我,每当听到你身体恢复良好时从心里感到高兴,由于你身体恢复良好的消息激励着我,所以我身体也恢复的很快,爸妈见我术后恢复很好常喜极而泣老泪横流。

为了不让你情绪受到刺激,所以和小兰及所有亲人们商定,术前谎称肾源是在外地联系到的,及你出院之前封锁我为你摘除肾脏的消息,唯恐你一时之间思想承受不住闹出意外来。

但是,在你决定出院、小兰去我病房和我说起时,我再控制不住激动的情绪立即要去见你、想和你一起出院,但是却被爸妈坚决阻止了,小兰也说先把你接回家安排一下,然后再向医生了解情况,如果可以的话第二天就来接我出院,这不是今天我就出院来看你了吗……”

建军一口气说了这么多,早已把我听得目瞪口呆,我一会儿看着滔滔不绝述说着的建军,一会儿看着一旁倾听的小兰,偶尔还看一下两位母亲,见他们一个个神情凝重,两位母亲还在流着眼泪,我知道这些事情都是真的了,因这些人不会串通好大家一起来编故事骗我,因他们没有那种必要,建军母子骗我也许备不住,他们或许出于某种目的,自己母亲会骗我吗?同胞小妹会骗我吗?她们骗我没有理由啊……

确定这些事情都是真的之后,才知道自己错怪了建军,同时也明白建军为我付出的如此之大,不是每个男人都可以做得到,更不是为谁都可做如此大的付出,建军还想说什么时,我此刻已再也无法控制自己情感,也不管亲人们都在看着我们,看着他喊了一声建军之后,就感到嗓子眼被东西堵住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,踉踉跄跄地扑倒他身上失声痛哭起来。

接下来的时间便和建军同时进行康复治疗,随着时间推移我们病情也逐渐好转着,建军毕竟是男人,身体恢复情况要比我快很多,不到一年便回单位工作了,我身体也于一年半后恢复正常,我们情感也随着身体恢复越发牢固,开始着手考虑买房、结婚等实际问题。

尽管我们治病医药费不菲,但在亲朋好友们解囊相助之下,我们还是购置了一处新房,一切筹备完毕之后,把婚礼定在五•一国际劳动节这一天。

还在趴在窗口边看街景边回味和建军那些往事,突见远方两辆轿车驶进了小区大门,一眼就看出前面是建军驾驶的那辆新款轿车,扭头看了看客厅里的挂钟,见时针已指到十点的位置,不知不觉在和建军所走过的画面里已经回味了两个多小时。

见轿车饶过花园驶向我们居住的单元,随着车轮转动建军的车牌号已看得清清楚楚,从摇下玻璃的车窗处,已清楚地看到建军开车时那种潇洒的样子,于是急忙收拾起刚才的心情,换上笑脸快步走下楼去,心情愉悦地迎接建军那些朋友来家里疯闹。

« 上一篇下一篇 » 原创文章,转载请注明出处!标签: 热血江湖发布网  

这里添加640*60的广告代码

评论列表:

说两句吧:

必填

选填

选填

必填,不填不让过哦,嘻嘻。

记住我,下次回复时不用重新输入个人信息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

网站分类
控制面板
网站收藏